雪隆包 它比四棚多一棚 - 驴宝宝文章网

雪隆包 它比四棚多一棚

分享:网友作者:来源:网络2020-04-10 04:41:52

去雪隆包是一时兴起,也不是一时兴起

那一年三月到五月在贡嘎的山水间游荡

遭遇了狼群也邂逅了岩羊

仿佛间几乎把自己当做山中之人

五一的活动结束后决定“换一换口味”

于是我们瞄准了雪隆包

5月,孟屯正是挖虫草的季节

全村人都在挖虫草

眼神不好的才去牵马放牛

五一的活动结束后决定“换一换口味”

于是我们瞄准了雪隆包

5月,孟屯正是挖虫草的季节

全村人都在挖虫草

眼神不好的才去牵马放牛

五一的活动结束后决定“换一换口味”

于是我们瞄准了雪隆包

5月,孟屯正是挖虫草的季节

全村人都在挖虫草

女孩的父亲帮我们联系了乡里的拖拉机,300块钱把我们送到老君沟的三棚。老君沟是孟屯上雪隆包的必经之路,孟屯人世代采药为生,“棚”是采药人的专用名词,是他们休息的药棚子。通常采药季节,药农会带上数天的补给,在山里待几天,这期间他们就住在这些世代相传的要棚子里。
女孩的父亲帮我们联系了乡里的拖拉机,300块钱把我们送到老君沟的三棚。老君沟是孟屯上雪隆包的必经之路,孟屯人世代采药为生,“棚”是采药人的专用名词,是他们休息的药棚子。通常采药季节,药农会带上数天的补给,在山里待几天,这期间他们就住在这些世代相传的要棚子里。
女孩的父亲帮我们联系了乡里的拖拉机,300块钱把我们送到老君沟的三棚。老君沟是孟屯上雪隆包的必经之路,孟屯人世代采药为生,“棚”是采药人的专用名词,是他们休息的药棚子。通常采药季节,药农会带上数天的补给,在山里待几天,这期间他们就住在这些世代相传的要棚子里。
女孩的父亲帮我们联系了乡里的拖拉机,300块钱把我们送到老君沟的三棚。老君沟是孟屯上雪隆包的必经之路,孟屯人世代采药为生,“棚”是采药人的专用名词,是他们休息的药棚子。通常采药季节,药农会带上数天的补给,在山里待几天,这期间他们就住在这些世代相传的要棚子里。

小白其实就是一个植物迷,在民国我们称之为植物猎人。植物猎人当然不会放过路边的花花草草,蘑菇爬虫,比如上图这个,回家翻了很久的书才知道它是黄芨的花。
这个长得像驴蹄的生物也有一个很合适的名字叫做驴蹄菌。
还有各种各样的花花草草。就不一一赘述了。
老君沟是典型的横断山系,随着海拔爬升,丛林变成了灌木,再就是草甸,碎石坡,雪线,层次分明。到了五棚,我们才开始真正的爬升,而小白酝酿已久的腰突也不合时宜的发作了。
一场看似简单的雪山之行,实则困难重重,下午三点,我一直盯着gps地图,海拔3800,路边都是两人高的杜鹃花树,天渐渐暗了下来,果然没多久,雪花飘落。更加重了我们的负担。小白感觉非常的力不从心,而我对这种情况也爱莫能助。
不多时,沙沙小雪变成了鹅毛大雪,沟里的红石滩很快被白雪掩埋,原本清晰的道路,也融入山色之中。
小白强忍着剧痛,奋力往上爬,又不得不时时停下来休息。原本的计划是当天前往大海子露营,如今大海子还在雾中不知所踪。

雪下了一个多小时,没有要停的意思,我们一边在雪中找路,一边看着渐渐暗下来的天空。

幸运的是凭着记忆,我们找到了传说中的七棚,七棚在一片巨石之中,头上顶着大海子,大海子流水的冲击让这里的石头变得格外狰狞。然而七八个木棚子却像天上洒落的北斗七星一样修建在巨石之中。

木棚顶上缓缓升起的青烟告诉我们有人居住,我怀着忐忑的心情敲开了一扇木门。门很简陋,主人确很热情,邀我进去烤火,可惜的是,药棚仅能供两人使用。

不能住棚子,在门口扎营也不错嘛。我转身退出了木棚,主人却叫住了我,他带我们去上面另一家牛棚,说是他弟弟的,今年弟弟没有来,我们可以住里面。我满心欢喜的感谢了他,放下背包去接小白,也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们。

再进入药棚,主人已经把火生好了,他告诉我们棚里的水壶许久没有用了,要清洗一遍才能用。

说罢他转身回去了,我们总算舒了一口气。准备做晚饭,牛棚并不大,两个人睡床还得一个人打地铺。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,毕竟是人家山中生活的地方。睡到半夜我甚至还从床上摸出一把土枪。多年闲置,枪管里倒出来一堆铁锈,变成了名副其实的烧火棍。

但这丝毫不影响我们拿来装逼。

这是第二天早上,大雪停了,太阳出来了,但是我们却没有了上山的兴趣。
药农早早的起来,这种大雪他们也没办法挖虫草,早早的就跟我们告别回家了。
我们也准备下撤,雪隆包的雪崩臭名远扬,我们可不想被埋在雪下遗臭万年。收拾过后便是下山。

也许是在山上久了的缘故,下山的我,小腿开始抽筋,加上融化中的积雪,我在下山的路上摔了很多跤,土拨鼠的爱伞也惨遭不幸,骨折了。

回到五棚,雪已经化得差不多了,小白今天状态不错,又变身蘑菇猎人,在路上搜寻着各种不知名的蘑菇。

似乎是个日晕。。

转载请保留本文连接:http://www.024xht.com/lvyou/214299.html